利来网站国际免税店还是跨境电商 日上网络平台惹争议

免税店还是跨境电商 日上网络平台惹争议

  cdf会员购小程序截屏

  境内疫情的缓解并没有让免税店松口气,利来网站国际自救仍是必须,日上免税也不例外,线上平台“cdf会员购北京”就是其自救的措施之一。此前由于系统问题导致大量订单作废之后,近期又有多位消费者向北京商报记者反映了“cdf会员购北京”平台的另一问题:一方面平台上销售的商品并非“免税品”且都纳入跨境电商限额之中,另一方面,这些商品价格与日上实体免税店几乎一样甚至更低,买家也需满足有“90天内入境记录”等要求。一时间,对于“cdf会员购北京”到底是网络免税店还是跨境电商的质疑声也多了起来。

  前提条件与免税购物类似

  “4月3日日上的公众号跳出来可以在家买买买,一开始还不相信。”消费者贺齐回忆,根据“日上免税行北京”官微当时发布的报名信息,“cdf会员购北京”平台每周会征集5000名试水网购平台的志愿者,志愿者需要同时满足两个条件:一是在过去180天内有过入境记录,需要提供入境地、航班、座位、身份证、护照等信息;二是cdf会员账号里有500以上的积分。志愿者按步骤填写信息报名后,如果被抽中,就可用自己的500会员积分换取这次不出境在家“买买买”的资格。

  抱着“最多损失500积分”的态度,4月9日,贺齐按照“日上免税行北京”公众号的流程递交了申请,4月15日,贺齐成功获得体验日上网上商城的资格。根据操作提醒,日上方面表示,此次体验名为“cdf会员购北京”,平台为“cdf会员购北京”线上商城,被抽中的志愿者可在资格通过后的一个月内在该平台购买相关商品,总额为最高26000元。

  然而更让贺齐想不到的是,在自己为期一个月的会员期满后,听小红书里有大V称日上的这次免税资格可以反复申请,于是用原本的航班信息再次尝试,结果成功“中签”,且入境时间早已超过了180天这一期限。

  就在5月22日,日上上述微信公众号又发布了一条会员资格获取新规则,即:如果消费者本人已经成为“cdf会员购北京”的会员,可以邀请3位新会员入会且新会员仍需持有国际航班回程信息、手机号、身份证号等信息,不能重复报名。

  北京商报记者在小程序内的“帮助中心”查找发现,目前“cdf会员购北京”线上商城的服务对象仅为受邀请会员。换言之,目前只有经平台综合评估的符合购物资格,且有90天内国际航班回程信息的常旅客、中免会员、日上会员等才可以成为受邀对象。如果消费者不在邀约范围内,就无法获得购买资格。

  贺齐直言,虽然自己反复申请会员都顺利获得资格,但在窃喜之余,她也有着自己的不解:新上线的这一网购平台,明明定位是跨境电商,但不论是申请会员资格还是购买商品,均有着与免税购物类似的前提条件:提供入境航班信息、护照号等,且标准并不固定。更为重要的是,虽然该平台强调销售的是“完税商品”,但在结算时,平台并未告知商品价格中含有多少税款,“所以我购买的商品到底缴没缴税?产品的价格体系是怎样的?这个平台究竟属于什么性质?将来会不会被要求补税”?不少消费者接连抛出类似的疑问。

  截至发稿,北京商报记者就“cdf会员购北京”平台会员资格标准相关情况询问中免集团,但未得到明确回复。

  纳入跨境电商限额

  其实,消费者对于中免线上购物平台的疑惑远不止会员资格制度本身。根据“cdf会员购北京”平台规定,会员每单订购限额为5000元,同款单品限购8个,订单单价商品在5000元以上则每人每次限购一件,该平台购买的商品会占用个人26000元的跨境电商年度额度,一切看上去与普通跨境电商并没有区别。

  但经过比对,贺齐等消费者发现,“cdf会员购北京”平台声称已经完税的商品价格,却与日上正常开店营业时的免税商品价格一致,甚至更低。

  例如,贺齐下单的海蓝之谜璀璨亮肤套装,去年底回国时,在T3免税店购买的价格约为4800元/套,但此次“cdf会员购北京”的价格为4768元/套,会员特别折扣后低至3814.4元/套;CPB沁肌调理精华露此前在日上线下入境免税店的价格为578元/瓶,此次“cdf会员购北京”同样为578元/瓶,会员特别折扣后低至491.3元/瓶。

  “完税的价格比免税的价格还要低25%,就算是清库存也无法理解。”自称玻璃心的贺齐十分谨慎地下了第一单,一套海蓝之谜璀璨亮肤套装,两周之后货物到手。“正好我手里那套去年底买的没拆封,两套商品自己比了一下,又拿去给关系好的专柜销售看了,确实是正品,但专柜都解释不了这个价格体系是怎么回事,只是说打折没这么打的。”

  财税专家、中国社科院研究员张斌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在我国现行的制度框架中,跨境电商和免税零售两个业态的缴税规则是截然不同的,跨境电商即使消费者符合年度限额26000元、单笔交易5000元以内等条件,也仍然需要按规定缴税,而且超出部分税率要按照一般贸易进口实行;免税零售则是对限定人群在限定额度内购买符合规定的商品免税。

  具体来说,在限值以内进口的跨境电子商务零售进口商品,关税税率暂设为0,进口环节增值税、消费税取消免征税额,暂按法定应纳税额的70%征收。而如果进口货物完税价格超过单次交易限值但低于年度交易限值,且订单下仅一件商品时,可以自跨境电商零售渠道进口,按照货物税率全额征收关税和进口环节增值税、消费税,交易额计入年度交易总额。

  对于免税购物金额,相关规定显示,在维持居民旅客进境物品5000元人民币免税限额不变基础上,允许其在口岸进境免税店增加一定数量的免税购物额,连同境外免税购物额总计不超过8000元人民币。

  对于这一问题,截至北京商报记者发稿,中免集团未给出明确回复。此前有媒体报道称,在中国国旅2019年度股东大会上,该公司相关负责人曾回应为何目前旗下网上销售商品与免税店中售价一致的问题。这位负责人表示,北京的平台属于跨境电商,客户拿到的价格与免税店一样,主要是公司为了让没有出境的游客也能够享受到免税的价格,但对于合规性以及是否会对其他跨境电商平台产生不正当竞争的疑问一直没有打消。

  北商研究院特约专家、北京商业经济学会常务副会长赖阳表示,中免的北京跨境电商平台采取了与实体免税店相同的商品价格,可能是为了清理疫情期免税品库存积压,或者因平台尚处试运行期间采取的“限时折扣”,进入正常运营、全面开放的状态后,按理来说售价应该不会比免税店中还低。

  提高线上收入比例

  虽然频繁引发争议,但对于中免而言,线上平台的确是其近年来的发展重点。早在2014年10月,中免集团官网就曾发布消息称,中免(深圳)商务科技有限公司、中国国际旅行社总社有限公司两家公司将全面推动中免商城业务发展。次年1月下旬,中免商城上线试运营,明确提出由该商城承担相关税费,突破免税实体门店购物的条件限制,让所有人足不出户即时享受“免税”价格。但不到两年,中免商城就悄然关闭。彼时,业内有观点认为,停运的主要原因是免邮+“免税”的高成本运营方式令其亏损面快速扩大。

  而在中免背后,剥离了国旅总社、“主攻”免税业务仅一年左右的中国国旅,如今在疫情的打击之下,对于线上购物更是青睐有加。

  2020年一季报显示,中国国旅出现了2009年上市以来的首次单季度净亏损,超过1.2亿元。而且,报告期内营收、净利润均同比大幅下降,降幅分别达到44.23%和105.21%。中国国旅明确指出,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一季度公司免税商店客源同比大幅下降,部分免税商店先后闭店或调整营业时间,从而对公司正常的经营造成较大影响。

  对此,中国国旅采取的应对措施之一,就是根据自身经营特点不断创新和优化线上购物模式,加大免税品线上预订的销售和促销力度。在2019年度股东大会上,中国国旅提出,目前公司50%的收入来自于线上,而未来这一比例还会持续提高;公司已专门成立了新零售事业部,强化这一板块的分量。“可见,跨境电商对于中国国旅、中免来说,可能并非是一个短期的应急之举,很可能是未来其重点布子的新市场。”有专家直言。

  不过,赖阳也指出,从免税到跨境电商,看似主要做的都是进口商品零售生意,但二者的操作思路却有着本质的区别,信息化、货源、运营管理水平都直接决定着企业能否在当前竞争激烈的跨境电商市场中立足。

  “如果中免能够将自己在免税商品上的采购优势充分运用到跨境电商上来,且根据此前免税销售形成的消费者画像进行有针对性的营销,也许可以在跨境电商行业中打出一片市场。”但赖阳同时提醒,中免销售的商品之所以对消费者有较强的吸引力,重要的原因就是在免税的体系下,价格较跨境电商平台、商场专柜都有明显优势,但未来随着中免跨境电商销售规模逐步扩大,其线上商城还能保持多久的“免税”价格,确实很难说。

  赖阳认为,整体来看,绝大多数传统企业积极探索电商却成绩不尽如人意的原因就是自己并非电商专业团队出身,即使外包给第三方,也很难从源头上提出专业的技术框架,最后往往砸了大价钱投入效果却平平,“从这个角度来说,未来中免想要真正分得跨境电商行业一杯羹,在系统和管理机制的完善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北京商报沸点调查小组

(责编:李栋、值班)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pens-rf.cn